擔心



小z深深的嘆氣。

情侶吵架然後其中一方潑水走人這種爛情節原來是真的會出現在現實生活中啊……
好險她潑的是白開水。
拉了拉濕答答的衣服,小z瞪著那個站在吧台後笑得很難聽又很沒氣質的羽薰,考慮該不該過去巴她兩巴掌。

「第四次耶,小z,第四次了!領鐵支了耶!好可憐喔~要不要來姊姊給妳秀秀?」

……媽的。
從高挑率性的服務生小香手上狠狠奪過毛巾,小z用力的擦頭。

是的,第四次。
剛剛奪門而出的那位小姐是她上大學以來第四個甩掉她的人。
大學四年,被甩四次,剛好一年一次。

第一個女朋友是因為個性不合。
第二個女朋友是因為金錢觀不合。
第三個女朋友是因為遠距離戀愛維持不下去所以分手。
第四個,剛剛才破局的那一個,則是-

「妳到底為什麼不能陪她過生日啊?」
小香深怕小z擦一擦把自己的頭給扭下來,連忙把毛巾奪回來。

靠著椅背,小z沒有回答。
倒是羽薰很快樂的在後頭幫她說明:「因為她生日是七月二十五號啊!」

小香皺起眉。這個日期應該有什麼很重大的意義嗎?

「因為那天是FF啦!」
小z再次嘆氣。

「…………可是,只有一天應該沒關係吧?妳要的本又不會那麼快賣完。」
聽到理由的瞬間小香有一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羽薰又搶在小z前頭開口,語氣裡的幸災樂禍明顯的有點欠扁。
「因為那是第二天啊,有聲優活動。」

「這次是誰?」

「哼哼…能夠讓小z不惜與女朋友分手也要去看的聲優妳覺得是誰呢?」
羽薰不知道什麼時候從吧台後走出來,整個人黏到小香身上。

原來如此,一切的謎題都解開了。兇手就是妳啊,川澄小姐。
小香只能苦笑著搖頭。
雖然自己也還算的上是半個動漫愛好者,但對小z的思考模式實在是無法理解。

嘟著嘴,小z一副委屈樣。
「因為…因為搞不好這輩子她只來這麼一次台灣啊!過生日可以晚一天再過也沒差嘛!而且明年還可以一起過生日,可是川澄明年就不會來啦!」

羽薰忍不住大笑,「妳真的覺得妳跟她有辦法撐到明年她生日的時候喔!」

「幹!妳什麼意思啊?」
"啪"的拍了桌子,小z兇狠地瞪著眼前沒天良的友人。

兩個幼稚鬼。
小香用力的擰了一下那雙從背後環著她的不安分的手。

拎起背包,小z起身準備離開這個傷心地。
雖然失戀很心酸,但是動畫還是要看、日子還是要過。
況且明天要是起不來上大刀的課被當掉應該會更心酸。

「要走啦?」

「廢話,不走還留在這裡讓你們閃到死嗎?」

羽薰笑了。
「では、ごきげんよ-」

「去死吧!」
小z頭也不回的比了根中指,用力把門甩上。


安靜的咖啡廳裡只剩下羽薰和小香。
她們就這樣保持著沈默。

「抱夠了吧?」
最後,小香有點受不了這種莫名的氣氛忍不住先開口。

「咦?再讓我抱一下啦~」
羽薰把頭埋進小香的肩窩撒嬌。

嘆氣,小香輕輕的揉了揉羽薰的髮。
「回家就隨便你抱到爽了幹嘛一定要現在抱?」

羽薰沒講話。
小香也隨她去的抱著自己。
雖然這樣子移動很艱難,但她終於還是努力的晃進了更衣室。

「薰,先放手,妳這樣我不能換衣服。」
小香好言好語的哄著愛人,可羽薰不僅沒放手反倒更用力的勒住她。

「……如果,我為了小狐仙的演唱會所以不陪妳過生日妳會生氣嗎?」

「……妳覺得呢?」

「我不知道。」

搞半天是為了這件事情不安嗎?
小香其實很想笑。
不覺得都已經交往了快一年才來擔心這個問題有點晚嗎?
「如果是剛交往的時候,會,我會生氣。」

「……現在呢?」
羽薰的聲音細細的,充滿了不確定和不安。

「現在的話,我還是會生氣-如果妳沒幫我買票想一個人偷跑去日本看演唱會的話。」

放開手,羽薰臉上有藏不住的笑意。
「我去外面等妳,快一點喔。」

「知道了。」

「給妳五分鐘!」

「太短了吧喂!」


後記:
這應該會發展成系列吧XD
宅宅們的戀愛生活(茶)

沒有理由就生出來的東西
一如往常的想不到結局該怎麼結尾

title是亂取的

小z 的名字出自"又一夜"的孔子第七十三賢人
知道的人就知道XD

本來羽薰和小香其中一個是cosply狂的...
不過我好睏
無法思考了

總而言之
這完全是一篇滿足自我怨念的極短篇

然後如果有任何東西要改就等我睡醒了再說吧(倒)

以上

全站熱搜

bandfshipp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