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爵
死神同人
夜碎
inspired by女爵(乃文版)


熱鬧歡樂的氣氛飄散在屋子四周。
畢竟是宴會,宴會總是歡樂的。

……雖然說歡樂這也太過頭了一點吧?
黑崎一護咬著冰塊,總是皺著的眉似乎比平常還要糾結。

看著春水京樂因為企圖調戲自家副隊長狠狠的挨了一酒瓶,一護第四十七次嘆氣,轉頭問身邊的石田:「再告訴我一次我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個鬼地方。」

「因為朽木同學希望你來。」
石田推了推眼鏡。

「我是病人耶。」
指著身體上纏的結結實實的繃帶,一護氣的想翻桌 - 不過因為太痛了,所以他還是乖乖的坐著。

「是你自己選擇要來的不是嗎?因為朽木用一副快哭出來的表情看著你所以-」

「你閉嘴。」
又咬了一顆冰塊,一護鬱悶的看著眼前這一群沒有酒品的死神發酒瘋。

露琪雅黏在織姬身邊,兩個女孩吱吱喳喳的聊得很開心。

一角、弓親和射場三個人划酒拳划到最輸的一角已經口吐白沫。

檜佐木修兵一手拎著喝昏頭狂吐的戀次免得他一頭栽到自個兒的嘔吐物中,另一手忙著阻止爛醉的吉良在大夥面前表演脫衣秀。

就連才甫從昏迷中醒過來的朽木白哉都出席了。
不過他的表情並不怎麼好看,一護相信那慘白的臉色起碼有一半該「歸功」於那個剛把學長吐了滿頭滿臉的蠢蛋副隊長……

就在一護為了戀次接下來可能會在殺人光線的注視下渡過整整一個禮拜默哀時,醉的連路都走不穩的亂菊從旁一把摟住他,還往他肩上直磨蹭。

「痛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護慘叫。

喂,再怎麼樣我都是個差點被腰斬的傷患,溫柔一點好嗎?!
這些話他還來不及吼出口亂菊倒先說話了:「吶,小~草莓~~有沒有看到、呃、我們碎蜂隊、長啊~?」

「碎蜂?不…我沒看 - 等等!妳剛叫我什麼東西?!」

「小草莓啊~~~~」
亂菊笑得非常開心,還伸出手用力的揉著一護的頭髮。
「橘色的草莓耶~~」

「我不是什麼草、痛痛痛痛痛!!」
一護激動的直起身,然後在下一秒因為劇痛又倒回躺椅上。

無視於一護的抗議,亂菊又開口:「那~~夜一小姐、呢~?」

夜一?
「這麼說來…好像從剛剛就沒看到夜一小姐了……」

「哎?這樣不就沒人陪我喝酒了~~~不然小草莓你陪我喝~」

「我未成年耶!」

--------------------------------------------------------------------------------------------------

碎蜂在屋頂上聽著屋裡的喧鬧,忽然很慶幸自己不在屋裡。
被亂菊捉到那可不是一兩杯酒就可以解決的…起碼得陪她喝上半打酒瓶的量…
喝下瓶中最後一口酒,碎蜂有些昏昏欲睡。

這兩天發生的事情太多了,她有些適應不良。
旅禍入侵、藍染叛變…還有,很多事……

往後倒,碎蜂看著漆黑的夜空,忽然有想哭的衝動。

她曾以為等待已經使她麻痺了。
是因為百年還不足以填補傷痛,還是她脆弱至此?
用了一百年所建築的層層偽裝,不到兩個小時就成了斷垣殘壁。

真是沒用…
喃喃自語著閉起眼,任冰涼晚風輕撫她單薄的身子。

過了一會,熟悉的靈壓出現在身旁。
碎蜂沒有睜開眼 - 她現在不想面對這個人,或者說,她不知道要怎麼面對這個人。

「裝睡是不好的。」
那個聲音帶著一絲笑意。

「…夜一大人。」
帶著點賭氣的味道,碎蜂依舊不肯睜眼。

夜一只是微笑,在碎蜂身邊坐下。

數了數散落四處的酒瓶,夜一有些驚訝「我以為妳不會喝酒。」

「……那是以前。」

沒多久,夜一又開口:「妳瘦了。」

「沒有。」

「明明就瘦了……不是說過要好好吃飯嗎?」

「…我有。」
咬了咬下唇,碎蜂覺得有什麼東西從心中湧出來。

「妳的臉好白,受傷了?」

「沒有。」
不,不是有東西湧出,而是有某種情感流進她那顆被痛苦和怨恨挖空、幾乎已停止跳動的心臟。

碎蜂感到某種溫暖而舒適的物體貼上了臉頰。
「妳的身體好冰,會冷嗎?」

「不會。」
她的確不冷,她感到自己的心臟這麼多年來第一次開始跳動,血液被確實的送往全身。
眼眶酸澀的讓她想眨眼,卻又不想看到夜一的臉龐。

「…妳哭了?」

「沒有。」
哽咽著,碎蜂縮起身子。

夜一用連她自己都驚訝的溫柔拭去碎蜂臉上的淚痕。
「碎蜂。」

終於,她睜開眼,轉頭看著夜一。
但止不住的淚水把所有景象糊成一片,從模糊中望出去,只有夜一的金色雙眸是唯一清晰的事物。

當那令人魂牽夢縈的金色靠近時,碎蜂再度閉上眼。
嘴唇上傳來溫熱的觸感卻不知為何有種不真實的感覺,彷彿只要再睜眼一切就會消失無蹤,她的心臟也會再次停止跳動。

結束了這個吻,夜一讓兩人額頭相碰。
「不要哭。」

這句話有如咒語,神奇的止住了先前再怎麼努力都停不下來的眼淚。

碎蜂伸手摟住夜一的脖子拉近兩人之間的距離,在她懷中找了個舒適的姿勢後,用力地把被淚水浸濕的臉往夜一肩窩塞。
沒有抬頭,碎蜂悶悶的開口「夜一大人?」

「嗯?」

「…不,沒什麼。」

「嗯。晚安。」


在我的空虛身體裡面 愛上哪個膚淺的王位
在你的空虛寶座裡面 愛過什麼女爵的滋味



後記:
為什麼忽然生出這篇文...(思)
真的要說就是因為ptt的GL版開版一週年
這勉強算是賀文吧XD

看板發現一週年了想說來寫個賀文吧,然後因為不知道要寫什麼就又開始翻歌單
翻到乃文的女爵,忽然覺得很有感覺...
這篇也算是寫的快的,四個多小時就寫完了

前半段有點搞笑?
其實前半段我也不知道寫它幹嘛,只是寫出來了就用了(毆)
一護辛苦你了(合掌)
對了,未成年不能喝酒喔~XD

後半段的重點夜碎...我也不知道是好還不好(捉頭)
不過我可以肯定結尾不好就是了(核爆)
還是老樣子不知道怎麼結尾
大家就把她想成小蜜蜂在夜一大人的懷抱裡睡了一個好覺好了XD

title好像跟內文對不太起來厚?
配女爵一起服用效果可能會比較好,而且要配乃文版的喔~
至於詞的話我用了
"為你塗了裝扮 為你喝了醉 為你建了城池圍牆"
"一顆熱的心 穿著冰冷外衣
一張白的臉 漆上多少褪色的情節"
"在我的空虛身體裡面 愛上哪個膚淺的王位
在你的空虛寶座裡面 愛過什麼女爵的滋味"
這幾段

尤其是最後兩句。現在也同時在當我的msn暱稱。

先這樣啦,我不行了(倒)

以上
睡醒想到什麼再補

全站熱搜

bandfshipp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